落即打:伞花降处硝烟起——第七十八集团军某旅立起实战化训练鲜明导向

面对这次伞降演练任务,这位有着数十次成功跳伞经验、多次参加大型演习的标兵连长,居然感到有些紧张——夜间跳伞难度高,而这次演练难度加码:官兵伞降落地后不仅要立即展开地面战术行动,而且要直面危局险局的重重考验。

果然,张健带领队员们伞降刚一落地,便遭到“敌”猛烈攻击。原来,此次演练,不仅伞降地域从以往的开阔地域变成了复杂地域,官兵落地后还发现,伞降着陆点竟然在“敌人”的包围圈中。

“从难从严组织伞降训练,是推进实战化训练的必然要求。”该旅领导介绍,作为新质作战力量中的特战部队,紧贴实战加强伞降训练,是形成制胜能力的基础和关键。为此,他们将夜间跳伞与地面战术行动紧密衔接,既突出多专业、多伞型实跳,更把伞降实兵战术对抗贯穿演练全过程,在难局、险局、危局中锤炼官兵全域多能、高效机动的立体突击能力。

战局吃紧,张健迅速指挥各组特战队员进行反击。经过激烈战斗,“敌”前沿防御兵力被成功歼灭,但特战队员们也损失惨重。好不容易跳出包围圈,可没想到,在向目标地域集结时又遭遇“敌”装甲部队,张健立即呼叫火力组支援……成功处置特情后,特战队员们继续向“敌”要点目标机动渗透。一路行军,“敌”情不断,张健带领官兵见招拆招,最终完成演练任务。

“以往,将伞降实跳与战术行动结合起来组织训练,只实现了过程‘拼接’;如今,全流程按实战要求设置,训练难度大大提高。”该旅作训科参谋张金忠告诉记者,他们将实跳嵌入不同任务背景,组织特战队员在不同高度进行伞降,并在降落地点与任务目标地域之间设置多种特情,锤炼官兵隐蔽渗透、快速机动和临机处突能力。演练中,他们只下达目标任务,不通报预案;只划定作战地域,不给出具体“敌”情;战术行动也由任务官兵现场侦察后临机调整拟定,指挥员实际指挥行动能力和各作战力量间的协同配合能力得到有效锤炼。

据介绍,该旅近期正有序推进携装跳伞、携犬跳伞和建制连跳伞等战场应用性更强的重难点课目训练,并探索出新的空中御敌编组模式、人员收拢疏散引导方法,总结出“空地一体立体破袭”“小群多路向心破袭”等多种训法,特战队员伞降技能和作战能力得到有效提升。(刘建伟、杨贵良)

伞降训练安全风险高、压力大,所以有的单位容易紧盯伞降训练本身,忽视了开展训练的根本目的所在。

伞降作战是特种作战的重要样式,伞降本身只是辅助完成任务的必备技能之一,特种兵落地以后的作战行动才是关键。第78集团军某旅组织伞降和战术连贯训练,让特战官兵“落即打”,是该旅面向战场提升实战化训练水平的扎实举措。

他们的做法启示我们:设计“训”的过程,就是研究“战”的过程。练兵备战要想真正对接未来战场,各级指挥员和官兵就必须强化当兵打仗、带兵打仗、练兵打仗思想,在练兵备战上出实招、用实劲、求实效。让演训对接战场,必须跳出思维定势,真正用打仗的标准设置训练内容,在练即战中推进实战化训练,切实“战之于战前”,决胜于战场。(刘建伟)